'); })();
    editor

    宗教門戶網:謊言與欺騙下的現代反恐戰爭_-敘利亞-俄羅斯-反恐戰爭

    分類欄目:伊斯蘭資訊

    條評論

    美國黑人戲劇演員迪克•格里高利(Dick Gregory)聽到約翰遜(Johnson)總統宣布“向

    美國黑人戲劇演員迪克•格里高利(Dick Gregory)聽到約翰遜(Johnson)總統宣布“向貧困宣戰”時,他跑到街上向一群窮人扔了一顆手榴彈……

    我不知道誰才是我真正的敵人,我也不知道該向誰扔手榴彈。

    反恐,是這個時代的主題。我想問你,親愛的你,你的“反恐”戰爭進展到底如何呢?

    我的進展不大順,因為,我壓根就不知道我的敵人是誰。

    世上所有政府都在告訴我們,我們正在打一場“反恐戰爭”??墒?,“恐怖主義”是一種行為,是一種策略,是一種手段,它不屬于某個人,也不是什么組織或國家。既然它是一種戰爭手段,我們怎樣才能對它宣戰呢?

    可是他們卻偏偏想讓我們對它宣戰,他們不讓我們過問到底該為何而戰、向誰開戰。這一切似乎也不大重要,他們告訴我們,不要關心某事為何發生,要關心的只是如何讓它發生。

    人們啊,醒醒吧,2001年紐約那場“詭異”事件爆發后,全美廣告巨頭們早已讓喬治•布什(George W. Bush)提出的“反恐戰爭”一詞深深嵌入我們腦海。正是這個詞,給了他們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理由,也正是這個詞,成了此后他們發動任何戰爭的托辭和理由。

    作為民眾,我們似乎并不必知道“恐怖分子”緣何存在,不必知道“恐怖分子”是何許人也,我們不知道“恐怖主義”的動力何在,甚至不知道“恐怖分子”是否真的存在,因為,他們明確告訴我們,某某人就是“恐怖分子”,僅此而已。

    有時候,他們的反恐戰爭針對某個政權,因為他們認為這些政權給該國人民帶去了恐懼,比如南斯拉夫和利比亞;有時候,他們認為某個政權會給全世界帶來恐懼,比如伊拉克;有時候,他們的“反恐戰爭”其實就是在作戲,所謂的“恐怖分子”其實是代表美國及其盟國利益的雇傭軍,我們已經在敘利亞看到了這種情況 。

    當美國人說他們正在伊拉克打一場“反恐戰爭”時,他們其實是在鎮壓伊拉克人民對他們入侵和占領的反抗,他們在阿富汗遭遇的,同樣是全民抵抗;當俄羅斯說他們在敘利亞“反恐”時,我們要明白,他們實際上是在和美國及其盟友與爪牙相抗衡。

    發生在歐洲、亞洲、美國、俄羅斯的一系列爆炸槍擊事件,都牽扯到一場真正的戰爭——美國為了掌控自己想要掌控的地區,而發動的戰爭。

    確切地說,這是一場由美國及其附庸們發起的恐怖之戰,而非反恐戰爭。

    “反恐戰爭”其實可以說是美國對全世界的戰爭。我們看到的難道不是二戰以后從美國到拉丁美洲、歐洲及亞洲的連綿爭戰嗎?你甚至可以說,二次世界大戰一直都沒有終結,它只是經歷了不同的階段:從1945年德國與日本帝國主義的戰敗,到美國向一切社會主義國家的宣戰,再到打擊任何要求以合理價格出售本國資源、為本國謀利、或者不聽從華盛頓指令的國家,縱然某些受打擊國家同為資本主義政體。

    代表美國利益的武裝力量在敘利亞及烏克蘭等國的種種恐怖行為其實屬于混合戰爭,這種戰爭手段被用來打擊敘利亞、利比亞、俄羅斯等目標國家,同時也被用來恐嚇本國國民以及各盟國,從而為發動新的戰爭獲得他們的支持,而這些民眾卻是此類戰爭的首要受害人。換句話說,他們國民受到的傷害,很多程度上源于自己政府在他國的暴行。

    不論如何,此類“反恐戰爭”帶來的結局都是一樣的——嚴酷的安保及監控法令、進一步征戰中東、以及啟用應急法令。正如我們在法國所看到的,巴黎暴恐事件以后,當局使用《應急法令》來“恐嚇”工薪階層,隨之而來的是更加嚴酷的工作環境以及更少的薪酬,這給工業家們帶來更多的利潤。

    難道,這不算某種性質的工薪階層“恐怖主義”嗎?

    從倫敦到馬德里的一系列爆炸事件,從巴黎到波士頓的槍擊事件,所謂的“恐怖分子”都全都被殺,無人被捕。同時,這些襲擊者都與本國情報機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很多襲擊非常“巧合”的發生在警方進行“反恐”演習之際。

    回想起舉世聞名的意大利波倫亞車站大爆炸,我們不禁對當今一系列暴力恐怖襲擊事件心生疑問。波倫亞車站大爆炸就是意大利國家特勤處所為,它利用“短劍組織”發動此次襲擊,意圖使左翼勢力身敗名裂。

    為了威脅俄羅斯,北約在東歐設置了武裝力量,這對俄羅斯民眾而言難道不是一種恐怖行為嗎?美國在中國周邊布置種種武裝力量,這難道不是為了恐嚇中國人民,使他們向美國卑躬屈膝嗎?

    美國已經更新了它的核武器庫,英國說它也會更新。為了贏得總統選舉而不斷以世界大戰威脅世人,媒體為使民眾產生懼怕心理而肆意編造戰爭謊言,難道,這些行為不是反人類的恐怖主義嗎?

     “恐怖主義”這個詞毫無意義,它不含任何能夠使我們看清事實的有用信息,它是個被用來毒害心靈、麻痹思想、磨滅希望的詞。語言是掌控民眾的重要工具,接受當權者們的宣傳用語就是向他們投降,因為一旦我們接受這些托辭,我們就會失去理性分析問題以及獨立思考的能力。

    “恐怖主義”,是那些無法通過合法手段取得某物的人們用來非法索取的行為。個人以及小團體恐怖主義的發生,是因為他們無法獲得任何政治支持,所以他們選擇恐嚇普通老百姓,我們強烈譴責此類懦夫行為。但是,利用國家力量發動恐怖主義行為,表明這些國家很清楚自己的目標何在,也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是違法行為。他們能做的,就是通過恐嚇本國國民來保持自己的掌控與主導權。

    如果我們想要消滅恐怖主義,那我們就必須首先消滅利用恐怖主義爭權奪利的先決條件。對美國而言,它需要一場民主革命,可是,毫無章法的美國民眾更容易被蠱惑人心的法西斯主義政客所迷惑(如美國總統特朗普),而不是被社會經濟公平主義理念所吸引。

    情況很糟糕,而且會隨著暴力的日益升級而越來越糟。因為,無人機依舊進行著遠程謀殺,國際法依舊被踐踏,氣候日益變暖卻依舊無人問津,每一天,生活都變得越來越危險……

    或許,有人能夠解開所有這些難題。但是,我們根本無法找到答案,除非我們學會實話實說,而不是濫用“恐怖主義”一詞;除非我們看清自己、真心實意地進行對話,而不是深陷于謊言與欺騙的矩陣里無法自拔。

    ------------------ 

    作者:克里斯托弗•布萊克(Christopher Black),加拿大律師協會成員,國際刑事辯護律師。

    編輯:葉哈雅

    原文:Terrorism-A Matrix of Lies and Deceit

    出處:New Eastern Outlook

    鏈接:http://suo.im/4UhGyc

    關鍵字:
    內容標簽:

    如果本站的內容資源對您有所幫助
    掃碼威信公眾號
    獻給世界,你的真心,以致來世,以致未來
    獻給世界,你的真心,以致來世,以致未來

真人斗地主